亲亲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家皇后又作妖 > 章节目录 第347章 挡路的坏狗
    “你少吃点!”见荣安一直未停口,虞爹那双眼又盯了来。吃那么多!他能不嫌弃吗?“一会儿新做的衣裳要崩开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荣安口中的烤肉顿时有些噎人。

    最近,虞爹认定荣安在回府的这段时间胖了,勒令她要克制饮食。

    不论她如何反复强调自己在长身体,可虞爹就是不听,一脸嫌弃咬定说她的肚子快和她娘三个月身孕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中秋那日我一定注意形象,少说话少吃饭,多微笑多行礼,不捅篓子保持高贵。”她哪能不知老爹心思,说到底还是为了中秋她的闪亮登场瞎操心。

    她一点都不胖,体型修长又匀称,一点赘肉都没有。

    连裁衣的嬷嬷都直夸她天生的衣架子。

    “朱世子,以你外人的眼光来看,我胖吗?”荣安却是冷不丁地点了朱承熠并给挖了个坑。这货不是惯会左右逢源吗?说她不胖,就是和爹唱反调。敢说她胖,她这就走人……看他怎么答!

    被她的一挑眼和小作弄打动,朱承熠尽力忽视了“朱世子”这难听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大老粗懂什么!而作为外人,就更不好对虞小姐评头论足了。但有一点,我之所以带鹿肉来,一是因为其性温补,孕妇可食。再就是,鹿肉脂肪少,不会胖人。虞小姐可以放心大胆吃。”

    这回答,让虞爹两人都笑了起来,这个时候还知道守着礼数不胡说,这便是最叫人满意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荣安则哼了一声。狐狸!又一头滴水不漏的狐狸。说话间,又给他功劳簿添了一笔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等我将来成了你内人,保证好好解答你关于胖瘦的这个问题。”荣安一瞪眼的功夫罢了,他竟已经来到了她跟前,送上了只两人可闻的这么一句,并取了一盘肉送到她跟前……

    “滚”字未出口,却见他笑带宠溺,弓身而下。

    “光吃肉上火,多吃点瓜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又多出了一碟子西瓜。

    之后,她听见他喉间挤出了一句,轻轻浅浅,沙沙哑哑,如湖边那秋风般略有些撩人:“有没有些岁月静好的感觉?”

    她猝不及防的视线跌进他眸底,被那打着旋的晶亮吸引,她眼神竟有一时的没能收回,反而引得心跳有些乱,脸颊有些烫。

    岁月……静好吗?

    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清风冬听雪,岁月静好,红尘无忧——她做梦都想要的日子。当然,前提是家人们都在身边。

    有清风美景,有家人朋友,有酒有肉无牵挂,确实,有种错觉,此情此景,几乎就是她要的。

    “和我一起,我给你。”他眸中闪着郑重。“我保证!”

    荣安恍神了。

    能吗?

    只觉爹娘和下人视线都在聚来,她立马赶人:“是静好,你若能静,我才能好!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”他笑着撂下这句,站直了身。“快了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走回了他的烤肉架……

    快了?

    什么快了?

    要她等什么?

    有什么要发生?

    干嘛让她等?主动权分明在她手上不是吗?

    她不由再次看他。

    他举止从容淡定,眼神也一直坚定,抛开他过分招摇的外表,他还是很让人踏实的吧?她是信任他的。

    那炭火烧出的腾腾烟雾让荣安眼前有些迷。

    烟火气——也是前世的她一直想要却求而不得的东西。寥寥深宫里,看似无所不有,实则一无所有。她要的,本就不多。

    他能给她的,似乎真的不少。

    心头有些烫,心跳依旧急,烟火那头的他,或许真能给她带来要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虞博鸿收义子那日,长宁也是早早带了人来帮忙行善派米。

    荣安表示拒绝,可葛氏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荣安深吸一口气,娘究竟是知不知道长宁今日意图?

    长宁确实打了一手小算盘。

    她热情帮忙,收获了葛氏的赞赏,更拉近了两家关系。她强势蹭个光,也算打响了她长宁郡主的名头,至少大伙儿都知她长宁是个心善且热心的好姑娘。加之她不端着身份,长相讨喜,说话又甜,百姓对她也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随后,荣安最不愿发生的一种状况到底来了:

    “郡主姑娘,您与虞家什么关系啊?”总有三姑六婆“不怀好意”想要挖些谈资。

    “亲密的关系啊!”臭长宁也同样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哥哥的缘故吗?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是我与虞二小姐挚友的缘故吗?”臭丫头故意不否认,反而挑眉笑。她入京才几日,说“挚友”哪有人信?

    众人捂嘴笑,深觉她是默认虞二与燕安王世子之事了。

    “祝世子和郡主万事马到成功!”姑婆一脸了然样,给着真挚祝福……

    很快,荣安还亲耳听到有百姓言辞里带上了“姑嫂”二字。

    呸!谁姑嫂!

    早知会是如此,所以荣安不愿长宁来“帮忙”。

    她与朱承熠,这是里里外外都越来越扯不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月十五到了。

    荣安以焕然一新的形象入了宫。

    入宫前,虞博鸿给她打气,告诉她,今日以将军府嫡女身份出现,必须端住了!

    她满口应下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她在马车上还是取下了那副挂脖的璎珞。

    太可怕,这么沉重且碍事的东西,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挂在脖子上?

    就她此刻这一头珠翠,她都觉得脖子不堪重负了。

    想想那些个精致华丽一头宝,却风一吹就恨不得倒下的贵小姐,荣安始终不明她们是真的为了美而坚持,还是为了扮美惹怜而装弱。

    好在有葛薇陪着,让荣安稍微能够忍受些。

    因着于彤成了虞博鸿义子,皇上爱屋及乌,前几日特意给葛薇下了帖子,应该是打算好好认一认,并赏些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葛薇也是精心装扮。

    头一回入宫,紧绷状态的葛薇在瞧见荣安后,竟是噗笑着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今日这么招摇,我即便好一番打扮,跟着你也犹如个丫鬟。如此,也就不会引人瞩目了。倒是极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……那么夸张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夸张,就是犹如换了一人。明艳,霸气,整个人的气度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?”听着还不错。爹和皇上他们都要她呈现“贵”态,那她便如他们愿。“那我比常茹菲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输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呢?”

    她索性挺起了胸,抬起了下巴,收腹,抬眼,视线平向正前方,目空一切,且将所有霸气全开。

    “你这气势,说不上来,很厉害,好像三个常茹菲加身!”

    葛薇快步跟上。这一瞬,她深觉震撼:荣安还真是身怀贵气,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站在荣安身后,她真觉得自己像个丫鬟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古怪感觉?

    “你可真行!”葛薇服气。就表姐这气度,做个塞王妃绰绰有余。到底是姑姑和姑父太过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!手到擒来!”荣安哼声。她还是那荒谬的“凤格”呢?真的好笑!她倒要看看,眼下的她这种形势,今生这所谓的命运怎么让她成凤!又如何让偷了命格的虞荣华成凤!

    嚣张霸气的滋味,很不错啊!

    前世今生,第一次呢!

    葛薇赶紧跟上,两人顺利踏入了宫门,往慈宁宫去了。

    对,慈宁宫,因为皇后依旧“抱恙”,所以还是太后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今日不用早朝,所有赴宫宴的宾客都要先到慈宁宫请安,因此一路上来来往往之人不少。

    而荣安因为这一身行头缘故,实在是太吸引眼球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男女宾客,或是宫女內侍,不论是谁,都会忍不住将视线在她身上停留。

    更有不少人,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才认出她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为了将她的霸气进行到底,她索性目不斜视,避免一个个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态度落在某些人眼里,就有些遭人恨了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她迎面就被几个贵女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一瞧,明了。

    是与廖家和荣华交好的几位,这是来帮着出头了?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!面对面碰上也不打招呼,原来虞家二小姐呢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鱼跃龙门,迫不及待出来走一走了。这一身行头,比九公主还亮眼几分。”她们口中的九公主,正在前方二十步外。闻言的九公主下意识一回眸,打量荣安后,也是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“妹妹今日是代表将军府出门吗?可惜庶女就是庶女,血统不行,披了再华丽的衣裳也改变不了山鸡的底子,还是拉低了将军府的档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姑娘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葛薇下意识退了半步,轻拉荣安衣袖。

    荣安伸手握了握她手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么是找茬,要么为出气,要么为谋害自己。

    她会怕她们?

    荣安猛一瞪眼:“别一口一个姐姐妹妹的!你们都是谁啊?我既不认识你们,何必与你们打招呼?你们连家门都不报,哪里来的脸面对我评头论足的。还有,真贵女可不会挡路。我是山鸡,你们又是什么?要说起来,这天底下我可只听说一样东西会挡路!”

    嗯!坏狗!

    一群护着廖家的坏狗!

    荣安笑。

    几个姑娘顿时黑脸。果然下贱,一张口就骂人。也果然厉害,三句话让自己几人都没法回应还一肚子火气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刚要呵斥,却是又被荣安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聒噪!我不想听见你们声音。你们有什么不满意的,只管去找太后娘娘告发我便是!让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几人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小庶女胆子这么大,竟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给太后娘娘磕头,你们确定这是要挡我?”荣安直接搬出了太后。

    几人相互对视,随后有位甘姓小姐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哪里!我们就是看虞二小姐穿着奢靡,不伦不类,今日中秋,如此高调喧宾夺主,分明逾矩,我们只是想要提醒你别犯了忌讳。我们都是为了虞小姐好,你可不能不识好人心!”狗咬吕洞宾,你才是狗!甘小姐目露得色。

    荣安是真觉这帮人无聊。

    “费心了!”

    她扫眼几人,“我的头面是皇上赏赐,身上布料是早先太后娘娘赏赐,裙子上的珍珠是头巧奖赏,衣裳上的笼纱是禧嫔娘娘所赠,整套搭配都是皇上和禧嫔娘娘过目的。你们觉不伦不类,过于奢靡。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待会儿我会将这一条转达给皇上和禧嫔娘娘,告诉他们,有人在质疑他们!另外,还有人不满眼下宫规,自己定义了宫中宾主的穿搭礼仪,当众指出了禧嫔娘娘的不足。这一条,我也一定帮忙传达。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荣安挑着眉,淡定平静的面容下,却是攻击性十足。

    身前几人顿时傻眼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这个?谁能想象她这一身来自皇上和娘娘的示意?一点不知道啊!难怪……这么好看!

    眼下可怎么好?

    就这虞荣安胡搅蛮缠的性子,她们一点不怀疑她会去告状。皇上她们畏惧,禧嫔那更是不好惹啊!

    谁不知禧嫔已成了皇上身边第一宠妃?前几日欣贵嫔与她御花园有争执,可皇上毫不犹豫站在了禧嫔的一边,完全没有要看在六皇子的面上给欣贵嫔台阶下的意思。再加皇上最近半个月几乎都在禧嫔宫中度过,这谁惹得起?

    听说今日中秋后宫要大行封赏,届时禧嫔再上一阶是十拿九稳……

    今早她们出门,家中还叮嘱,若有机会,到同龄的禧嫔跟前多晃悠交好,这会儿人还没见就得罪上……

    几人同时脊梁发寒,喉头一紧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们刚确实是嫉妒了。

    远远一个转身时瞧见一贵女行来,她们看不清,便猜测究竟何人如此夺目耀眼。

    可对方渐渐走近,她们却不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!

    分明穷酸落魄的贱丫头,臭庶女,不但翻身还如此招摇,不但比她们都漂亮还目中无人,再想到廖家和荣华,几人同是生出了点坏心思,所以才……

    她们意图很简单:虞荣安脾气不好,那她们便说点难听的激怒她。再挡住她的路。

    就她那性子,一定不会让她们胡说八道,也不可能因为她们的刁难而绕路。

    所以,她要么动手,要么推开她们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样,她们都打算给她点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动手,破坏了宴席氛围,害了参宴贵女,给太后娘娘添了晦气和麻烦……重则被责罚一番,轻则也会被遣出宫宴!

    总之,虞荣安将再次成为彻头彻尾的笑话。她们也算是帮廖家报了个仇。看她今后还敢不敢这般嘚瑟……

    然而,现状显然不在计划中。

    怎办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