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我真是大昏君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诗词串烧
    朱由校点了点头,对负有盛名的徐姬也挺好奇,对《观音舞》也甚是期待。

    明朝的教坊司籍下有很多色艺双绝的名…妓,被广为传颂的名…妓有张小娥、杨玉香、徐姬、张楚屿、王小奕、葛余芳、王赛玉等。

    这些名…妓不仅有超绝的技艺,其个性也是独特且不同。

    如张楚屿喜欢与志趣相投之人交往;徐姬擅长写诗,以委婉的诗句扬名;

    王赛玉所穿的藕丝履仅三寸长,被大家传称为“鞋杯”;杨玉香以清雅孤高的个性而闻名,千金难买一笑并不是传说。

    张小娥的舞姿胜过宫廷舞蹈家,号称能使徐惊鸿的《观音舞》、万华儿的《善才舞》全废。

    王良妃也听说过徐姬的大名,笑道:“臣妾听说徐姬是从南京十四楼过来的,不仅善舞,还会作诗呢!”

    作诗?!朱由校嘿然一笑,说道:“不如这样,来玩个小游戏,也不用作诗,咱们拼凑诗句如何?”

    张嫣眨着秀目,笑道:“拼凑诗句?这倒是新鲜。”

    朱由校干咳了一声,说道:“一句对一句,不能是原诗,看谁拼得自然,没有违和感。”

    违和?!众人蒙圈,齐齐望着皇帝。

    “朕先举个例子。”朱由校看到王体乾领上徐姬,向下压了压手,示意稍待片刻,开口说道: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

    嗯?!众人都愣住了,这听起来还真拼得自然和谐,毫无那个,那个违和感哈。

    朱由校看着众人的神情,不由得呵呵一笑,说道:“无缝衔接,完美之作吧?”

    张嫣回过神儿来,捂嘴而笑,说道:“万岁才思敏捷,臣妾佩服之至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,您再说一个呗!”小六朱徽婧眼睛亮了,觉得这个好玩儿,可还是有些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朱由校笑着点头,说道:“好,朕就再说一个,你们也好好想。说得好,朕有赏啊!”

    略微琢磨了一下,皇帝说道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再而衰,三而竭。”

    这个?众人又蒙圈,望向皇帝。

    “臣妾愚钝,竟不知这词出自何处?”段纯妃微蹙秀眉,问道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万岁,这是谁写的词啊?”

    谁写的,我哪知道?不过是在前世网络上看到的诗句串烧,随便记了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朱由校眨巴眨巴眼睛,说道:“本是考你们的,不问问别人,朕就说出答案?”

    段纯妃把询问的目光挨个投向在座的诸人,只是等张嫣和王良妃的时间较长,别人嘛,都是很快就移开。

    张裕儿一个都人出身,能有多少墨水?三位公主和一个小吃货,还有她读的诗词多?

    朱由校的目光敏锐,却看到正躬身等候的徐姬稍有异色,嘴唇无声地翕张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徐姬。”朱由校沉声说道:“除夕之夜,朕与民同庆。你若答出,朕也有赏。”

    徐姬愣了一下,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又马上垂下头去,停顿了半晌,才温声答道:“回万岁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乃是汤显祖所作《牡丹亭梦》中的诗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传奇剧本中的诗句,汤显祖也不是太出名,怪不得朕不知出处呢!

    朱由校颌首,抬手道:“答得好,正是传奇剧本中的诗句。嗯,赏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谢万岁赏赐。”徐姬跪拜谢恩。

    段纯妃松了口气,既然是传奇剧本,不是传世名诗,也难怪自己不知了。

    张嫣笑道:“万岁,既已召徐姬,便先看《观音舞》,再来联句拼诗可好?”

    朱由校点头应允,徐姬退下稍作准备,便款款上前,开始表演。

    明代《观音舞》,又名《菩萨舞》,在北京、南京贵族之家集宴时,是经常表演的舞蹈。

    后来,在民间节日,盛大歌舞活动,以及街头游行中,也经常可见此舞表演。

    只见徐姬装扮成观音模样,额上顶一碗,手持两碗,击节而舞。舞姿曼妙,而碗却不掉,有点象是杂技混合的舞蹈。

    “比臣妾看过的精彩。”段纯妃似乎想到了未入宫时看到的表演,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盛名无虚,可比民间歌伎的技艺高超多了。”

    王良妃赞同道:“听说她们都是从小下过苦功的,自是不同凡俗。”

    张嫣见皇帝投来目光,微笑着摇头,说道:“臣妾却是第一次看到,很精彩的表演呢!”

    张裕儿看得目不转睛,不用问,她也是头回得见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晋位嫔妃,但她对自己的出身,还是有点自卑的。说话很少,行为低调,只是不时望向皇爷的目光,充满了柔情。

    “赏!”朱由校再次发挥土豪的本质,用土豪都不足以形容九五至尊的他了。

    “谢万岁赏赐。”徐姬再度谢恩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五公主和六公主交头结耳,然后小五向着朱由校举起了手,说道:“皇兄,我想到了一个联句诗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朱由校笑着鼓励道:“好不好的,朕都有赏。”

    五公主朱徽妍笑了笑,说道: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皇兄,您看拼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,五妹拼得合辙压韵,听起来就如原诗一般。”朱由校赞了一句,挥手示意宫人取过奖品,乃是一串珍珠项链。

    六公主咯咯笑着,说道:“皇兄,我也联好诗了,您听啊,仰天大笑出门去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”

    也行啊!朱由校品了一下,笑着点头,同样夸赞之后发了奖品。

    小八眼馋坏了,眨巴着眼睛,冥思苦想,觉得好象找到了点窍门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说话呢,段纯妃笑道:“万岁,臣妾偷个懒,随便联了一句:仰天大笑出门去,黄河之水天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,有点投机取巧了吧?朱由校看着段纯妃咧嘴一笑,挥手发奖品。自家媳妇儿,不能小气,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    八公主朱徽媞急了,赶忙说道:“皇兄,皇兄,我也联好诗了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”

    你们——朱由校有点哭笑不得,可看着八妹眼巴巴的样子,没说的,发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