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我的女友是声优 > 章节目录 343.迈向终章的太阳从东山升起
    回到酒店,村上悠去浴室洗了澡,换上宽松舒适的浴衣。

    拿了听啤酒,走到窗前,眺望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京都夜晚的灯光比东京稀疏,也没有像东京塔那样值得关注的标志性建筑。

    它更多的魅力,需要走进去,而不是站在高处俯瞰。

    啤酒喝完,村上悠熄灯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睡了不知多久,传来手机的震动声。

    村上悠摸到手机,接通。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他睁开双眼,看向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【佐仓】

    【通话时间00:09】

    时间是四月二十四日,凌晨四点十三分。

    他掀开薄被,穿上拖鞋,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佐仓小姐像被风吹的樱花瓣一样,轻盈地飘进屋里。

    村上悠重新关好门,回到卧室时,她已经侧躺在床上,左手撑着脑袋,候着他。

    “傻站在那里干什么?过来。”

    佐仓小姐右手拍拍床空余的地方,俊俏美丽的脸上露出调戏小姑娘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村上悠一躺上去,她又立马变得温顺起来,把自己的蜷缩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她们晚上看着我,没想到我早上来,哈哈。”她发出得意的偷笑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村上悠紧紧地搂着她,下巴在她短发上轻轻摩擦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在他怀里疑惑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让你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,本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啊!”佐仓小姐打断他,“女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做这种事?女孩子就一定要矜持,所有事都等着男孩子主动吗?”

    村上悠看着她清澈坚定的眼神,不由深深感动。

    “那你平时为什么不主动?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是因为……”佐仓铃音将额头抵在他胸前,重新埋进他怀里,“有其他人,我害羞嘛。”

    “傲娇?”

    佐仓小姐没回答,用额头轻轻撞了他两下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依偎着,拥抱在一起,沉浸在这温馨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就在村上悠以为佐仓已经睡着的时候,她倦怠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村上悠略一沉思,轻声说:“今年年节之前,我会结束这段泥潭一样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的身体轻微颤抖,好像听到了可怕的字眼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没有空间,但她却又往村上悠怀里钻了钻,好像要借此来驱散内心的不安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说:“有,想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两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两条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村上悠轻轻抚摸她柔顺的短发,柔声道:“一是和某个人在一起,搬出樱花庄。”

    “某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村上悠贴到佐仓小姐耳边,轻声说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......另外一条路呢?”她的声音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条路......就是大家都成为我的翅膀。”

    现实生活突然说后宫这个词,让人感到羞耻,所以村上悠换成开玩笑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吗?”佐仓小姐抬起头,小脸全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难过吗?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你难过,让其他人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村上悠不知道她是在说什么不可能,不会有人难过不可能?第二条路不可能?还是全部。

    “铃音,你就像《小王子》里的玫瑰花,骄傲、小女人、敏感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村上悠想起去年十月的晚上,中野爱衣让他读的《小王子》原文。

    【她已经精细地做了那么长的准备工作,却打着哈欠说道:

    “我刚刚睡醒,真对不起,瞧我的头发还是乱蓬蓬的……”】

    “......但又脆弱,总是隐藏自己的感情,是个言不由衷的笨蛋。”

    【于是,她天真地显露出她那四根刺,随后又说道:

    “别这么磨蹭了。真烦人!你既然决定离开这儿,那么,快走吧!”

    她是怕小王子看见她在哭。她是一朵非常骄傲的花……】

    佐仓铃音突然哭起来。

    身体在村上悠怀里发抖,无声地抽泣,泪水多得惊人,很快打湿他的浴衣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她强忍呜咽:“我不想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的心情都一样哦,铃音。”村上悠右手继续抚摸她的头发,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......”

    村上悠话没说完,佐仓铃音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简直和父母去上班,被一个人留在家里的小孩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村上悠听到最伤心的声音中,最无奈的。

    村上悠毫无办法,只能用力搂紧她,抚慰着她。

    连绵不断,无休无止,等佐仓铃音情绪稳定,时间已经到了五点,天要开始亮了。

    “会成功吗?”她带着哭腔,小孩子似的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“东山会同意,但心里肯定也会难受。不过只要我足够耐心,并且保持最大的诚意,再加上时间,她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种田把握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一半?”

    “嗯。原本我计划先把这件事告诉东山,然后告诉种田,你排在第三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服我的把握不到一半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佐仓撅起樱色的小嘴,“谁让我这么喜欢你,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村上悠笑了下,继续说:“水籁祈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。”

    水籁祈爱吃醋,占有欲强,连提其他女人的名字都不乐意。

    【一点】也是因为她年纪小,贪玩,说不定看在友谊的份上,勉为其难地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爱衣呢?”佐仓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她啊,毫无办法呢。”

    中野爱衣的心像沙子堆砌成的,手轻轻放上去都会带下不少泥沙,更不用说一拳打下去。

    而她又足够坚强,坚强到不依靠任何人,一个人就能好好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岂不是要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村上悠脸颊蹭着佐仓小姐柔软的头发,“今年结束之前,我会想办法说服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失败了呢?”

    “顺利的话顺利,不顺利只能不顺利,由不得我啊,铃音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允许你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撑起身体,俯视村上悠,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会写小说,会画漫画,演技全世界第一,有钱,长得也帅,搞定几个女人都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村上悠一怔,好笑道:“你这样说的话,我似乎没有不顺利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必须成功!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重新躺下,满足地把自己的身体塞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想的?居然敢说出{让大家成为你的翅膀}这种话?”佐仓铃音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的......大概是因为:我不会随便喜欢一个人,也不轻易放弃一个人吧。”

    佐仓小姐不满地切了一声,笑着说:“说的倒是挺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在为自己辩护。村上悠的的确确是一个渣男,这点我认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再议。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哧哧偷笑,含情脉脉,双手满足地搂住村上悠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村上悠突然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佐仓小姐疑惑地伸出手,被村上悠牵着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村上悠拉开窗帘,东山一带开始泛白,比壑山的轮廓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晨曦初照,而山像含羞的少女,若隐若现,千年古都也开始慢慢苏醒。

    佐仓铃音静静地站着,沉迷于这日出的景色中。

    村上悠伸手揽过她的纤腰,佐仓小姐顺从,但脸却扭过来,埋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:“窗帘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拉起来!”

    村上悠只好把窗帘拉起来,留下少许空间,可以让两人窥视日出。

    佐仓铃音这才重新回过头,靠在村上悠怀里,凝视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日出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天查日落时间的时候,恰好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和我们中的哪一个一起看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刚好记得而已。你要是不来,这记忆也就没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村上悠低下头,欣赏佐仓小姐耳朵到颈部的线条,细腻白嫩的皮肤。

    佐仓铃音满足地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。

    天色缓缓变化,佐仓铃音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睡一会儿吧,”村上悠说,“六点半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重新躺回床上,相互拥抱着。

    佐仓小姐双腿夹着他,村上悠想起中野爱衣。

    两人的腿夹着他的时候,都让他感受到浓浓的爱意,但触感上有细微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在想其他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翅膀的事就算了,你敢在抱着我的时候,想其他女人,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撒会留下祸根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佐仓小姐满足地哼了一声,揉揉自己哭红的眼睛,打了一个慵懒的哈欠,很快睡过去,发出均匀地呼吸声。

    窗帘缝隙间涌进来淡淡的晨曦,借着这第一缕晨光,村上悠端详起佐仓小姐的睡容。

    她来之前,应该化了淡妆。

    刘海好好地遮住右边大半个额头,嘴唇也水润有光泽,和她平时素颜时,略显柔弱苍白的唇色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下眼眶,有一圈淡淡的红色;脸颊残留着泪痕。

    到了六点半,村上悠把她叫醒。

    “佐仓!铃音,醒醒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佐仓发出像是不满,又像是撒娇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后她猛然转身,背对村上悠,顺便把被子卷走。

    村上悠笑着推了推她的肩膀,“要掉到床下去了,快醒醒。”

    佐仓铃音把被子裹得更紧,头也埋进胸口。

    “再不起来,她们可要来了。”村上悠说。

    佐仓小姐这才嘟囔一句“好困”,然后慢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下次要想单独和我在一起,提前发消息给我,我去找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佐仓铃音坐起身,整理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村上悠躺在床上,欣赏她整理仪容。

    “举例说,今天回樱花庄,你想二十五日的早上四点看到我,就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发消息,第二天早上四点,我就会出现在你房间——大概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灰姑娘吗?”佐仓铃音笑骂一句,然后转过身,背对村上悠,问他浴衣后面有没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村上悠说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佐仓小姐脸上犹豫几秒,然后双手撑在床上,身体前屈。

    “亲一下。”她娇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光了。”村上悠指着她大开的浴衣领口,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没看过。”说完,佐仓小姐害羞地直起身体,重新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个什么【翅膀计划】,要不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再说你能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佐仓白了村上悠一眼,脸显得娇媚无比:

    “至少可以帮你创造单独相处的空间。你总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,说{你们都是我的翅膀,给我做情人吧}?

    我可提前告诉你,你这样做,本来可以勉强答应的人,也会因为放不开而变成严词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不过你不要管这件事,就当不知道好了。这是我自私惹的祸,至少让我一个人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好吧,相信你。走了。你继续睡好了,不用送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村上悠目送她离开,在她留下来的香气中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有佐仓帮忙当然可以省下很多事,就连单独相处摊牌的时间也可以创造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有不容忽视的失败率。

    佐仓铃音主动帮忙,他一旦失败,女孩子间的友谊多少会出现裂痕。

    {她们之间的友情}和{她们与村上悠之间的爱情},两者同样重要,绝不能被他私心挑起的事情影响。

    2016年,困难注定不会少的一年;2016年,不放弃,不言弃的一年,

    “要力所能及地做好所有事。”

    尽管不是他做好一切事,就可以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但既然决心走这条路,他已经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。

    村上悠欠身站起,拉开窗帘。

    太阳悬于东山之上,万物沐浴恩泽。正是【红日初升,其道大光】的绝美风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早餐是在酒店吃的。

    众人休息了一晚,精神气全部恢复,开心地聊着待会儿去原谷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铃音怎么了?”中野爱衣问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吗?”佐仓铃音疑惑地回应。

    中野爱衣看着她,露出笑容:“从刚才开始,你就一直在偷看村上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。有用洗面奶。”村上悠吃了一口银鱼干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。”佐仓铃音埋头吃荷包蛋。

    中野爱衣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爱衣姐,快看,上面说有人在原谷看到熊了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中野爱衣脸和悠沐碧靠在一起,“啊,真的诶,好危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怕,凹酱会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凹酱~~”

    吃完早饭,拿了行礼,向前台打听去原谷最近的路线。

    九点准时,众人驱车前往原谷。

    “你们注意到没,刚才那个前台的眼线画歪了。”佐仓铃音回头对后座的三人说。

    “没仔细看呢。”东山柰柰微微歪头,手握着自己的丸子头,开始回忆刚才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啊,啊,我也注意到了!而且左右不对称!”手机传来水籁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也注意到了!”

    佐仓和水籁两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被两人的笑声吵得受不了的村上悠,开口说:“既然注意到了,为什么不提醒别人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佐仓白了他一眼,然后笑嘻嘻地解释:

    “有时候什么都不做也是为别人着想。你没看那个前台一直盯着你瞧吗?如果我当着你的面,提醒她眼线画歪了,还不对称,她多尴尬啊。”

    “村上桑不懂女人呢。”水籁祈奚落道,“不过这样的村上桑就好了。不需要懂,嗯嗯~~”

    种田梨纱这时说:“今天铃音化妆也花了好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没睡好,有点黑眼圈。对了,那个前台口红我很喜欢。真想和她成为朋友,问问是说什么色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会因为这种无聊的事,和别人交朋友?”

    “无聊的事?哈?”

    “村上桑,这才不是无聊的事!”

    “村上君,道歉哦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村上悠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——瞧不起化妆,但他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错误,或者说:屈服现实。

    开车抄金阁寺后面的近道,从酒店所在的松山阁到原谷,只花了五六分钟。

    原谷坐落在鹰之峰的山谷下,气温比市区低两三度,所以在四月二十四日的今天,也能看到开得极美的樱花。

    众人被这里狂野的樱花之美深深震撼。

    东京的樱花,凄美、温柔,但原谷的樱花,只能用拼命来形容。

    就好像这六千坪的台地是一个角斗场,凡是开得不够热烈的全部要被处死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山是私人所有,山上垂枝樱、牡丹樱、山樱漫山遍野,一眼看过去,除了绿色,就是像要着火的樱花。

    众人租了一块大大的坐垫,买了吃的还有酒。

    樱花瓣实在太多了,不时落在食物上和酒杯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赏完樱花,九人又在一家据说是明治时期流传下来的高级料理店吃中饭。

    结果欣赏完艺伎的表演,又去逛了一小时候,下午的时间就全用在回东京的路上。

    中野爱衣去了前车,坐在副驾驶陪赤崎千夏聊天,怕她开太久的车无聊。

    水籁祈想去后车,却被大西纱织抱住,死活不撒手,只能算了。

    种田梨纱感觉去了也抢不到副驾驶,也懒得换位子。

    四个小时后,晚上六点,终于回到东京。

    到了樱花庄,一堆一堆的购物袋往屋子里搬,还有一箩筐的青梅。

    “这次去京都收货满满呢!”中野爱衣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村上悠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然后,吃完晚饭,他又帮着中野爱衣进一步挑选青梅,加白开水加盐泡2个小时去除涩味。

    睡觉之前,又放在水龙头下,用流水冲刷,进一步去涩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。”穿着睡衣的中野爱衣揉着肩膀,“明天下班回来再慢慢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上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晚安。”

    村上悠喝了一口水,上完厕所,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正画着《摇曳旅行》线稿打发时间,准备等十二点才睡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佐仓:今天的事我当真了

    村上悠还没搞明白她在说什么,又来了一条line。

    佐仓:明天早上四点来见我

    村上悠笑了下。

    村上:给我留门

    佐仓:变态——

    佐仓:?(????????)??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