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战神狂婿 >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红颜一怒!
    身死道消!

    所有人都像是掉入了一个虚空世界,做不出任何反应,只眼睁睁看着江齐速度快的如同闪电,一人一剑,扭转跳跃之间,人已经轰然倒下!一个个口吐鲜血,伴随着滋滋啦啦的惨叫,轰然跪在地上,再无声息!!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会这样!?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白天忠看到这一幕,实在是淡定不了了!七大护教宗师一旦被击溃,无异于教派已经趋于死亡!甚至于,他已经清晰的闻到了死亡的气息,正在逼近!

    最强的战斗力被拦着脑袋斩断!剩下的黑巫教派弟子便是成百上千,却也只是虾兵蟹将一堆,不值一提啊……

    “站起来!!都给我站起来打啊!!出手啊!!你们怎么会拦不住他!?杀了他!赶紧杀了他!!”

    白天忠几乎疯狂了一样大吼大叫,近乎癫狂!

    然而!下一刻!

    一道强风,逆转了一个方向,吹的白天忠头发瞬间散乱,头顶的发髻轰然炸裂,苍白的头发夹杂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血水,狼狈不堪!!

    “唰!!”

    七大护教宗师悉数被屠!下一秒!

    江齐的最后一剑,呼啸而来,正冲着白天忠面门而下!!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白天忠顿觉眼前一黑,双膝一软,直接跪在了地上!

    毁了!

    一切都毁了!

    近乎十年,乃至近乎百年的教派努力!

    顷刻之间,好像荡然无存,顷刻之间被活生生毁掉了!

    那刚刚才规划过的宏伟蓝图,眨眼间,难如登天!

    江齐的剑,停下了!

    并没有直接砍掉白天忠的脑袋,而是在距离零点一毫米的时候,停住了手。

    现场!

    寂静无比!

    数百围观弟子,里三层外三层,却都闭上了嘴巴,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完全像是做梦一样!若不是亲眼所见,亲临现场,谁会想到,一个百年不倒的隐世宗门,炎黄大地上的最强教派,因为惹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,被杀上门来,前后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,全然踏平!轰然粉碎!!

    这时候……

    江齐眼神一闪,寒芒掠过数百弟子!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那杀人的眼神,竟是直接让那些弟子作鸟兽散,轰然全部逃亡起来!

    顿时人声鼎沸!

    “跑!!”

    “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树倒猢狲散,就是此刻的场面吧!

    所有人都跑掉了!连向长老,七大护教宗师,以及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白暴和白狼都全部死在了当场,谁还能逆风翻盘?扭转战局已经是再无可能的事!

    白天忠目光呆滞,看着这一切,眼神之中,古井无波,看不到丝毫涟漪!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江齐却并未杀人!

    而是收起手中长剑,腾空而起!

    用庞大的神识,顷刻间笼罩整个黑巫教派山门上空!

    “找到了!!”

    在教派后方一个修建好的古朴庄园之中,某一个房间里,江齐找到了陈凌的身影!

    同一时间,江齐踏风而行,身形迅速,转眼离开了这炼祭广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朴庄园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房间中!

    陈凌此刻已经意识模糊,精神恍惚至极,大脑之中似是一片空白,一片混沌!

    强大的精神力和意念的力量,成为了她仅有的一点支撑!支撑着她还没有彻底倒下!

    可是,房门紧锁,房间之中那迷迭香的味道越来越发散越来越浓,越发的让她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发热,整个人都像是坠入了火炉,被不断的翻滚炙烤着……

    “好热,真的好热……”

    陈凌握紧拳头,指甲扣进了肉里,腥红的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下,房间中血腥味弥漫……

    作为一个女人,那种来源于小腹处的一股燥热,陈凌当然清楚地知道意味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迷迭香依然在燃烧!

    她曾尝试打翻那迷迭香!使其不再燃烧为自己争取时间!可,那少巫主不知使用的什么妖法邪术,迷迭香被打翻,却是燃烧得更加猛烈,烟雾更加疯狂弥漫……

    她也曾试图寻找逃出生天的办法离开这个房间,可,黑巫教派邪术发家,处处有黑气铁索萦绕,陈凌一个弱女子,仅凭部队中学来的肉体力量,九牛一毛,完全无法制衡邪术封印。

    眨眼间……

    意识开始逐渐变得混沌……

    如果再任由这么发展下去,等到那黑巫教的少巫主再次推门而入,等待着她的,将会是近乎死亡的侮辱……生不如死!

    所以,趁着自己的意识还算清醒,陈凌拿起了兵者随身配备的一把短匕首!

    “必要的时候,我自杀!”

    陈凌已经做好了准备!

    相比失去女人最宝贵的东西,相比于可预见的百般受辱,她宁可干干净净的去死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陈凌将匕首抽出来,锋利的刀尖已经放在了颈部动脉上。

    她不想死……

    也下不去手!

    试问生命何其珍贵,谁又愿意自己死在自己手上?

    可,若再不下手,恐怕再过片刻,自己的手臂也趋于无力与瘫软,当自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仅存之力的时候,自杀,干干净净的去死,都将变成一直奢侈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少巫主白无忌换了一身绫罗绸缎服装,心情大好,春风得意,绕过后院,稳步而来……

    心情更是大好至极!

    纯阴之体本就是万中无一的至宝血脉,恰恰这陈凌又是颜值逆天,如诗如画的世间仙子般清纯脱俗!

    与这样的女子共度良宵,岂不美哉妙哉?人生得此一夜,夫复何求?

    少巫主已经等不及了!

    方才这一个多小时,已是度秒如年!

    此刻,白无忌大步流星,三步并作两步,直奔而来……

    至于外面炼祭广场传来的吵吵闹闹的声音,白无忌并不打算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他打算找一个巡逻弟子问问发生了什么情况,可是,放眼望去,庄园之中往日一会一波的巡逻弟子,今日竟然全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吵吵闹闹,真是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算了,春宵一刻千金价,不理了!教派之中年轻强者有白暴与白狼,正真高手又有龙象波若功向长老坐镇,更有七大护教宗师处理所有问题,捅破了天又能发生多大的事,哈哈哈,我还是直接去办正事为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间,陈凌的房间到了,白无忌火急火燎,推门而入……